器官移植  2016, Vol. 7 Issue (2): 165-166  DOI: 10.3969/j.issn.1674-7445.2016.02.018.
0

引用本文 [复制中英文]

张英才, 李华. 第八届羊城肝脏移植高峰论坛会议纪要[J]. 器官移植, 2016, 7(2): 165-166. DOI: 10.3969/j.issn.1674-7445.2016.02.018..
[复制中文]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81300365)

通讯作者

李华, Email:lihua100@yeah.net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2016-03-03
第八届羊城肝脏移植高峰论坛会议纪要
张英才, 李华     
510630 广州,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肝移植中心 广东省器官移植研究中心 中山大学器官移植研究所
摘要: 第八届羊城肝脏移植高峰论坛于2016年2月18日至19日在春意盎然的羊城广州隆重召开。本次论坛由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中山大学器官移植研究所、广东省器官移植研究中心、广东省医师协会器官移植医师分会共同举办。本届论坛的主题为"器官捐献供体的评估和器官保护"。论坛内容丰富, 参会专家积极参与, 现场交流热烈, 研讨气氛浓厚, 会议取得圆满成功。
关键词: 肝移植    器官捐献    体外膜肺氧合    机械灌注    

第八届羊城肝脏移植高峰论坛于2016年2月18日至19日在春意盎然的羊城广州隆重召开。本次论坛由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中山大学器官移植研究所、广东省器官移植研究中心、广东省医师协会器官移植医师分会共同举办。本届论坛的主题为“器官捐献供体的评估和器官保护”。中国医师协会器官移植医师分会副会长、广东省医师协会器官移植医师分会主任委员、广东省医学会外科学分会主任委员、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荣誉院长陈规划教授担任大会主席,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肝脏移植中心主任杨扬教授作为执行主席主持了会议。应邀出席论坛的有中国医师协会器官移植医师分会会长郑树森院士、南京医科大学王学浩院士、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分会主任委员刘永峰教授、前任主任委员陈实教授、候任主任委员石炳毅教授在内的我国器官移植领域百余位著名专家参会,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卫计委)医政医管局的相关领导也到会祝贺并发表演讲。

郑树森院士作了题为“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的现状与挑战”的报告,主要讲述了以下内容:(1)心脏死亡器官捐献(DCD)供体肝移植现状,按照目前的技术,DCD肝移植需经历2次热缺血和1次冷缺血-再灌注损伤;(2)胆道并发症,相对于脑死亡器官捐献(DBD)供体,DCD供体肝移植术后缺血性胆管病变发生率明显升高,这是DCD肝移植的主要挑战,并详细介绍了缺血性胆管病变的解剖学基础(胆管主要动脉血供形成胆管周围血管丛)、危险因素(冷、热缺血时间是关键因素)、病变机制(胆管上皮细胞的损伤及再生功能不足)、影像学改变(局限性肝外胆管狭窄与弥漫性肝内胆管狭窄)、干预方式[再次肝移植、同时开放肝动脉与门静脉、给予组织型纤维蛋白溶酶原激活物(tissue-type plasminogen activator,tPA)、采取个体化免疫抑制方案];(3)DCD供肝质量评估,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供肝质量评估体系包含肝功能损害程度,升压药使用剂量及时间,冷、热缺血时间,是否行心肺复苏,脂肪肝程度,肝脏体积,肝脏活组织检查(活检);(4)DCD供肝质量保护,体外膜肺氧合(ECMO)和机械灌注用于DCD器官可改善供肝质量并提高潜在供体利用率。

王学浩院士的报告题目是“当代肝脏移植面临的挑战与应对策略”。王院士首先介绍了国内外肝移植的现状,肝移植技术已经取得长足的发展,但是目前主要的问题仍是供体来源匮乏;另外患者术后长期服用免疫抑制剂,机体处于免疫失衡状态。王院士随后详细讲述了应对这些挑战的策略。首先,探讨了拓展供肝来源的问题:(1)活体肝移植,仍然是扩大供肝来源的主要手段;(2)DCD供肝,是缓解供肝来源的重要发展方向,但仍然存在诸多问题,任重道远;(3)良性病变肝切除标本再利用,原本拟摒弃的肝切除标本,变废为宝;(4)干细胞与组织工程,仍处于实验室阶段,与临床有相当的距离。接着,王院士讨论了移植与免疫耐受问题。移植排斥反应仍然是当今免疫的难题,长期服用免疫抑制剂,造成免疫失衡,影响器官移植的长期存活率,寻求生物机体“自我耐受”的策略显得尤为重要,抗原特异性调节性T细胞(Treg)是当今研究的热点,临床应用有望获得重要突破。

刘永峰教授作了题为“供器官质量评估临床基础研究”的报告。供器官质量评估的意义在于如何在不增加受者风险的前提下,增加供器官使用率。刘教授分别从临床研究和基础研究方面作了详细报告。通过中国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肝、肾移植术后危险因素分析的多中心临床研究,发现热缺血时间>30 min是影响肝移植人、移植物存活率的危险因素;冷缺血时间超过8~10 h,肝移植术后并发症发生率增加;供者捐献前血钠水平(>155 mmol/L)、肝脏大泡性脂肪变性是术后发生原发性移植物失功(primary graft nonfunction,PNF)的危险因素。通过大鼠夹闭胸主动脉法、巴拿马小型猪窒息法建立DCD动物模型进行肝、胰岛移植的基础研究,得出大鼠DCD肝、胰岛移植的热缺血“安全”时限是30 min,轻、中度脂肪变性以及供肝热缺血时间分别在15、30 min内不影响术后生存率。随后,刘教授介绍了低温机械灌注在肝、肾、胰岛移植中的应用及微量透析技术在器官评估中的作用。

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的相关领导作了题为“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体系”的报告。详细介绍了人体器官捐献体系、人体器官获取与分配体系、人体器官移植临床服务体系、人体器官移植科学注册体系、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监管体系等方面内容[1]

随后,陈规划教授、陈忠华教授分别对器官捐献的现状与挑战及ECMO的循环呼吸替代功能在器官捐献中的应用原理和原则作了精彩报告。石炳毅教授、徐骁教授、赖巍教授等分享各自中心的ECMO在器官功能保护中的应用经验,并对《ECMO在公民逝世后捐献供体器官功能维护应用的专家共识》进行了详细的解读。在现阶段,ECMO在捐献供体器官功能保护过程中的效果是显著的,可以保证受者器官移植的安全,提高潜在捐献者的数量,提高捐献者的器官产生率,修复和改善捐献器官的质量,降低器官移植后的并发症和移植器官功能恢复延迟和(或)无功能的发生率。共识对ECMO的定义、类型、适应证、优越性、并发症及操作流程进行了详细的说明。

最后,叶啟发教授、朱志军教授、张水军教授、吕毅教授、吕国悦教授和杨扬教授分别作了“DCD器官质量的评估与维护”的专题报告。供肝质量的优劣,直接关系到受者手术的成功率和预后。因此,建立合理有效、在临床实践中具有可操作性的供肝质量评估标准,对推动我国公民器官捐献及器官移植事业的发展有着十分重要意义[2]

作为新年伊始国内器官移植领域的首场学术盛宴,本次高峰论坛内容丰富,参会专家积极参与,现场交流热烈,研讨气氛浓厚,会议取得圆满成功。从2005年至今,羊城肝脏移植高峰论坛已成功举办了八届,是我国肝脏移植领域最具影响的品牌论坛之一。本届论坛针对我国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的快速发展,选择了以“器官捐献供体的评估和器官保护”为主题。来自全国各大移植中心的专家学者就我国器官捐献的现状、管理体系、器官捐献供体的评估与选择、器官的保护等问题作了精彩的学术报告并进行了热烈的讨论,提出了“关于成人器官捐献供肝质量评估标准的专家建议”。

参考文献
[1] 杨顺良, 高新谱, 谭建明, 等. 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体系建设的构想[J]. 器官移植,2015, 6 (4) : 217-221.
Yang SL, Gao XP, Tan JM, et al. Suggestions on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system of organ donation after citizen's death[J]. Organ Transplant,2015, 6 (4) : 217-221.
[2] 董力, 郭丽, 罗雅丹, 等. 心脏死亡器官捐献供肾维护措施的研究进展[J]. 器官移植,2015, 6 (5) : 345-347.
Dong L, Guo L, Luo YD, et al. Advances on the maintenance measures of donor kidney of donation after cardiac death[J]. Organ Transplant,2015, 6 (5) : 345-347.